梨泰院四名亲历者讲述:他们越推越疯狂,有人爬墙逃过一劫,高个子相对能呼吸 -韩国-首尔-地铁站_网易订阅

梨泰院四名亲历者讲述:他们越推越疯狂,有人爬墙逃过一劫,高个子相对能呼吸 |韩国|首尔|地铁站_网易订阅
这原本是个开心的日子,年轻人们相约一起到梨泰院欢度节日。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着梨泰院人山人海的盛况,以及各种cosplay(角色扮演)的趣味,但转瞬间,事态急转直下,汹涌人潮中发生了踩踏事故。这一天,也因此成为上百个家庭的噩梦。据韩国消防救援部门消息,29日在韩国首尔梨泰院发生的踩踏事故已导致153人死亡,另有超过100人不同程度受伤。↑10月30日,警察在韩国首尔市龙山区梨泰院洞一带的踩踏事故现场工作 图据新华社悲剧传来,在为遇难者感到哀悼的同时,也有不少人讲述了自己“劫后余生”的故事。见证凌晨6点仍有救护车开往现场的杨同学心有余悸,自己因为迟到而逃过一劫;亲眼看到现场有人故意“人推人”的Jackson,听到了最令他震撼的一句话;1.8米高的叶同学感叹,高个头让夹在人群中的自己呼吸到了上面的一些空气……在梨泰院踩踏事故现场的4名中国人,向红星新闻讲述了他们的故事。以下为他们的个人讲述:“I can’t die”讲述人:Jackson(男)当地时间下午5点人流量还好,6点人就多了。这时人虽多,但也算有序。将近7点半,我吃完饭出来时就已经不是有序的样子了。到10点多时,那就全是人了。感觉当时的节日氛围已经烘托到一个高潮。后面的人越推越高兴,越推越开心。他们一步步地推,越推越疯狂。↑人潮拥挤的街道Jackson 摄人群中,有很多女生很瘦弱、比较矮,被夹在里面,只有尖叫。紧接着,我就听到很多人在喊,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要回家”。说各种语言的人都有,韩语、英语、中文……我和朋友从酒吧里出来,当时已是10点。我觉得这个时间段是人潮挤压最严重的时候。走到一半时,我开始感到有点难受,感觉到有压迫感。我觉得再往前走,可能也不太顺。因为人群相互推搡相互挤,但却没有向前移动。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有五分钟。我当时和朋友走散了,就走到旁边的酒吧。进去后,我在酒吧的台阶上看人群。那段路上最挤时,我是在酒吧里。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就是一位欧美女生想进酒吧,保安说“no,你不可以”。那个女生回头望了一眼人群,然后对保安说“I can’t die(我不能死)”。我就站在旁边,亲耳听到她说这句话。那一刻,我觉得她说“我不能死”不仅是她对自己负责,还有对她家庭负责(的意思)。那个女生很年轻,20岁的样子,但她说出那样的话,我很震撼。最后,那位女生在付钱后,得到保安允许进入了酒吧。中途,我还拍到一位爬上墙逃离的人。人挤人的环境下,他只能往上爬,踩着灯牌和招牌,正好落到酒吧门口,进了酒吧。↑现场有人爬墙逃过一劫Jackson 摄我在酒吧待了有半小时。和两位走散的朋友通电话,得知她们仍在往外走后,我觉得自己总待在这也不合适,于是决定出去,但往人流的反方向,即人少的方向挤出去。出来时外面全是救护车。两位朋友出来后说,她们俩快没法呼吸了。而据她们讲述,当时街上确实是有些人为了开心去推人。“我不能呼吸了”讲述人:G同学(女)梨泰院是万圣节最有名的地方,也是韩国整个国家(万圣节)最有名的去处。当晚9点50分,我正处在发生事故的那条上坡路上。10点过,那里发生了事故。而那时,我已经进了当地很有名的一个酒吧,叫Waikiki,在酒吧的二楼。我走了很远的路才走到那儿,人特别多,也没有退路。当时,人群中有很多人故意去挤压或使劲推人。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老头,眼睛胀得通红,裤子却只穿了一半。我和朋友被吓坏,而我被直接推开了。有一瞬间,我感觉好像前面的人在一点点往下压,但后来很快恢复了。那一瞬也很快过去,因为我迅速走到不是上坡的位置。但让人后怕的是,我当时有一瞬间喘不过来气,特别特别难受。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被挤过,胸部呼吸有些困难。被挤压的时候,我甚至想,如果在这再多待会儿,我可能会出事。我身高一米六八。旁边有很多韩国女孩子,很娇小、很可爱。其中一个女孩子就在那儿被挤着,看不了手机,很绝望,一边看着钱包一边紧紧拽着朋友。现场还有很多西方面孔,包括欧洲人,人很高大。我们还遇到了酒吧的推销员,给我发了两张卡片可提供免费饮品。当时,我和朋友商量着进酒吧上面看看,下面的人群到底发生了啥。当看到有警察开始在前面指挥时,我也一度以为是某种cosplay(角色扮演)。我发现事情不对劲,街上一直在不断运人。一些女生衣衫不整,有的甚至只剩下了内裤,很多人穿的是角色扮演服装。有些人在原地做心脏复苏。地上有很多纸,纸上都带血。由于那条巷子左右两边都是墙,救援人员只能从巷子的上方和下方救人,被夹在坡道中间的人是最惨的。我身边的一位韩国人当时说: “这么多人,都不知道先救哪个,太多了。而且人手也不够,怎么救?”后来,我所在的酒吧表示要停止营业,将全部人都请了出去。出来后,因为封路没有公交和出租车,我只能徒步回家。每三分钟,担架抬一个人出来讲述人:叶同学(男)昨天去梨泰院的人太多了!我朋友圈可能百分之六七十都去了,人确实太多。我们到达时已经晚上10点。人挤人,从地铁站就开始挤,一直挤出地铁站。外面那条大马路也都是人,挤满了。手机没信号,什么都联系不上,只有在那慢慢挤。↑10月30日凌晨,救护人员在现场工作 图据新华社我没有去挤人,也没有去出事之地,根本就挤不到那去。我跟朋友一块儿去的,结果被挤散,后来在人群中又遇到另外一群朋友,没走两步路又被挤散了。我一米八的个头,在人群中还算能够呼吸到上面的空气。如果是那种一米六几的女孩子,或者是一米五几,就完全没在人群中了。你必须手推着前面的人,保持一个让你能够呼吸的空间。我挤回大马路时,有警察拿着大喇叭强行开道,让警车、救护车开进去,救护人员抬着担架往里面冲。担架每三分钟抬一个出来,不断有人在喊“这儿有人倒了”,有人对着警察喊“快来,快来,这人倒了”。路边有人在做心肺复苏,但人群中有人以为来的那些警车和救护车也是在玩cosplay,还以为是万圣节的气氛组。我觉得这真的吓人,非常恐怖。凌晨6点仍有救护车前往讲述人:杨同学(女)我去现场大概是晚上10点45分。我有一些朋友先去,9点钟那里已经开始很挤了。两个朋友对我说,现场很挤,他们有点儿呼吸不过来。他们在街上看见地上全都是鞋和包,好多人把东西都丢了。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踩踏事件。听说人特别多后,我最初有点儿不想去,但后来还是决定前往,所以就迟到了。我走进去时,平时车流量最大的梨泰院的马路上已经躺了大概十多个人,警察正在做心肺复苏。我心里已经有点儿害怕了。后来,我才得知,踩踏最严重的起始点就在我们常去的一家店外面。因为迟到,我感觉自己像大难不死,逃过了一劫。看到有很多人在对着意识不清、躺在地上的伤亡者拍照,我特别害怕,觉得他们好像没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。到凌晨6点多,救护车仍一直在往梨泰院那边开。(应受访对象要求,文中所有名字为化名)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生 邓纾怡编辑 官莉 张莉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